健康

当年购书趣事

2019-12-09 13:02:32来源:城市金融报编辑:金子
 

  我是上世纪60年代末上的小学。我逐渐开始喜欢找书看时,书却不多。我大概11岁时,一次偶然在家里帮妈妈翻东西,发现在一只老旧的藤箱里放着许多用牛皮纸包了封面的书。我看到里面有一套四本的《红楼梦》,有茅盾的《子夜》,有茹志鹃的《静静的产院》,有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等。

  我很奇怪:为何不把书放在外面而是藏在箱里?但当时只是兴奋地说:“快快拿出来给我看。”只见我妈略微沉吟了下,说:“就在家里看,包书纸也不要拿掉!”为了能尽快看到书,我自是满口答应,坚决照办,很快便一本本读完了。

  我自己买的一套最实用的书是《数理化自学丛书》。1977年,恢复高考。要参加高考,人们当时最需要的就是复习迎考的书籍和资料。一套《数理化自学丛书》的出版,为那些准备参加高考的人们解了燃眉之急。新华书店门口出现了人们连夜排队抢购的壮观场面,有的甚至是全家出动,为的是能多买几套,寄给远在江西、安徽、云南等地的亲人。印刷厂日夜赶印,但仍供不应求。幸运的是,在我提出要买这套书的时候,我妈妈曾经的一个学生出手给予了热情的帮助,他托他的一个在书店担任柜台长的朋友,为我“开后门”优先搞了一套。

  1978年5月,原国家出版局组织调动全国的出版印刷力量,重印了35种中外文学名著投放市场。这些著作包括《子夜》《家》《红旗谱》《苦菜花》《铁道游击队》《吕梁英雄传》《悲惨世界》《高老头》《欧也妮·葛朗台》《安娜·卡列尼娜》《艰难时世》《一千零一夜》和《牛虻》等。对于当时喜欢看书而又正处于严重书荒中的我们来说,此举无疑胜过一场及时雨。

  我也和许多正苦于没有好书可看的人一样,兴奋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并开始盘算着如何开口向我妈要钱去买。不料,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还未等我开口,我妈已经在一天下班后去书店挑选了一些带回家。那一刻我好激动啊,一步冲上前去,一把夺过她手中那个装书的袋子……记得那天晚上,早早吃过晚饭后,我便兴奋地和我妈一起坐到了桌边。就在我妈在给书包封面时,我已迫不及待地拿起一本读了起来。

  后来我考入了大学,时间虽然已经到了80年代初,但买书还是比较困难。许多工具书、经典文学作品在市场上仍然难觅踪影,要买到有时就不得不通关系。比如说我就曾通过住我家楼上的华东师大教授、著名版本目录学家吕贞白先生的关系,从位于福州路上的上海古籍书店购得了一套三卷线装本、1928年由上海世界书局出版的新体广注《古文观止》,和一册由创办于明朝万历年间的老牌书店扫叶山房发行、于1917年重新校印的《唐诗三百首注疏》。买到这些书后,我真的如获至宝,高兴了好一阵子。黄嘉宇

热门推送
本网站所转载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C) 中国医药新闻网 2019-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京ICP备11043014号-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