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书的“种草”困境 - 访谈 - 中国医药新闻网
访谈

小红书的“种草”困境

2019-08-02 16:31:59来源:城市金融报编辑:phpcms
 

在虚假种草(网络词语,指宣传某种商品的优异品质以诱人购买)和“清洗KOL(KOL是在其领域有号召力,影响力,和相当公信力的帐号)”事件之后,小红书再次陷入风波。

7月29日,有用户反馈小红书在应用宝及华为、OPPO等手机厂商的应用商店显示无法下载。笔者登陆某安卓应用商店,小红书APP显示内部优化中,暂不提供下载,而iOS系统目前还能下载。有报道称,iOS系统下的AppStore近期也会下架小红书。

对此,小红书7月30日回应称,已了解到该情况,正在和有关部门积极沟通。对于下架原因,各种报道的推测包括涉黄涉“黑医美”等违规种草、被用户举报、内容或数据违规等,小红书方面未予以证实。

从跨境电商到内容社区,六年多以来,小红书聚集了2亿多用户,2018年时估值已达30亿美元。其高速发展和陷入争议都源于UGC(用户生产内容)模式,一方面,大量真实案例分享与产品功效介绍笼络了一大批用户;另一方面,巨大的流量吸引了不少灰色产业,烟草软文、虚假种草产业链、违禁医美药品等都曾引发外界质疑。

去年以来,对于内容平台来说,强监管的警报信号密集响起。快手、火山小视频、网易云音乐、荔枝FM、喜马拉雅也曾经历过下架风波,为了减少内容风险,各家除了建立自己的风控体系、强化人工运营和审核之外,一些公司也会找第三方合作,探索更多内容审核方式。

一家为各类平台提供审核服务的公司表示,目前在人工智能的辅助下已经能够实现关键词黑名单、专家干预、贴标签机器学习和无监督机器学习等方式拦截有害内容,再配合以舆情监控和人工审核,能够帮助企业大大提高效率。

对于内容社区来说,不断提升审核能力将是未来平台治理的一大任务。小红书原本在商业化之路上就面临着平衡用户体验和合理变现的挑战,如今,强化审核走向合规成为了更急迫的命题。

小红书的“种草”困境

最早将“种草”发展成一种商业模式的小红书,正深陷“种草”效应扩大后失控的场面。

早在2019年4月就有报道称,在小红书APP上输入“烟”进行关键词搜索,页面提示有9.5万条“笔记”,搜索“女士”、“女烟”等也会出现与“电子烟”相关的“测评”和“体验报告”,背后有很多是烟草营销机构。

由于国家明令禁止烟草广告,小红书上的烟草软文一经发现立刻遭到质疑。随后小红书下线了烟草类笔记。

此后不久,小红书又被爆出虚假种草产业链,代写代发种草文章可根据粉丝数量明码标价,点赞、转发、上热门均可人为操纵。一时间,小红书遭遇信任危机。

针对此次事件,小红书推出新版的《品牌合作人平台升级说明》,只有经过小红书平台审核成为“品牌合作人”后,KOL才可在小红书上接广告。提高门槛后,近2000名KOL被取消资格。清洗KOL的行为一度引发恐慌。

另一方面,小红书加大了对平台的审核力度。小红书方面称,公司有几十人的反作弊团队,500人的审核团队,以及100多套数据模型打击代写、刷量等作弊行为。据小红书发布的2019第二季度社区反作弊报告显示,平台平均每天清理刷量笔记4285篇,每天有920篇人工刷量笔记被清理,平均每5分钟清理18.6个刷量账号。

这一切看起来使小红书在朝着更好的社区生态发展,但7月29日,有媒体报道小红书借种草卖人胎素等违禁药,推广微整形速成班,平台上的用户以种草的名义为未获准入的韩国品牌“粉毒”、“白毒”等各种肉毒杆菌引流,下单后即可推荐相应地区的工作室进行急性肉毒杆菌注射。另外还有各种推广“微整速成班”的笔记,有师资造假已遭大学澄清的机构仍然在小红书上推广。

报道称,以“粉毒”为关键词在小红书搜索,平台会出现许多看似科普或“种草”的文章,实际上是隐性售卖医美产品的“广告”,甚至有网友直接晒出注射的亲身体验。而这些品牌并不符合国家准入标准,属于违禁药品。

形形色色的违禁广告,改头换面包装成“种草“笔记,又大大方方出现了。

小红书在这件事情之后遭到下架,不少人猜测“违禁医美种草”是其下架原因。但小红书方面否认这一说法并表示,“被应用商店暂时下架的情况有很多种,公司正在和主管部门沟通,沟通情况很积极,请关注后续进展。”

强监管下的自我审核

一直以来,内容平台涉黄涉赌的问题都是平台审核和政策监管的“重灾区”。

2019年6月,国家网信办曾对吱呀、Soul、语玩、一说FM等26款违法违规音频平台,分别采取约谈、下架、关停服务等阶梯处罚。网易云音乐、荔枝FM、企鹅FM、喜马拉雅、最右、探探等APP也在今年经历了下架。

2018年4月,快手、火山小视频安卓版APP也曾被下架整改,要求全面清查库存节目,对低俗、暴力、血腥、色情、有害节目立即下线。内容社区不断的自我审核与外部监管并存基本成为常态。强监管之下,对于内容平台的审核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一些企业也探索了新的方式。

张一鸣曾发道歉信表示强化总编辑责任制,全面纠正算法和机器审核的缺陷,不断强化人工运营和审核,将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

为各类平台提供审核服务的从业者江洋表示,人工审核和机器审核相辅相成,有一部分机器不能拦截到的东西,通过人工去提供一些标签,算法就可以去验证,同时捕捉到跟这个账号有关联的群组和账号,这样效率会更高。

内容审核难在哪儿?

即使企业大力审核,各类APP仍然难逃被下架的命运。那么,内容审核难在哪儿?有哪些新模式与技术应用在审核上?

江洋介绍,目前审核方面的技术已经经历了四个阶段。从最初的关键词拦截、专家系统、机器学习,目前进入第四代审核。

第四代审核技术则进入了无监督的机器学习,对于很多缺乏标签的问题和不断更新进化的新问题,运用无监督机器学习检测信息。

江洋表示,现代的欺诈和黑色产业趋向于群组性的行动,这样的组织甚至有上中下游产业链,可能购买了1万个账号通过群控的软件发布违规信息。

除了技术因素之外,平台的主观选择也是一大重要因素,很多社交平台存在涉黄问题,但如果不打擦边球,平台活跃度可能降低。所以,在审核上,一方面黑色产业组织在不断与规则作斗争,开发新模式,再加上用户数巨大,技术加人工的审核难度依然不小,另一方面,平台在权衡内容和活跃度的时候,也要做出取舍。

推荐虚假种草帖需担责

小红书平台上用户发布违规内容,板子是否该打到小红书身上?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小红书上的“种草帖”本质上就是广告,因为它们都可以通过内容引流直接变现,按照2016年《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媒介方平台经营者、广告信息交换平台经营者以及媒介方平台成员,对其明知或者应知的违法广告,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技术措施和管理措施,予以制止。

朱巍指出,假如一个用户发布了内容,平台没有推荐,点击量不高,小红书不承担责任。但如果是一些小红书进行算法推荐且内容达到很高的浏览量和成交额的内容出了问题,或是用户举报平台不处理、竞价排行内容出问题、卖家留的联系方式是虚假等情况,小红书要承担连带责任。

小红书原本在商业化之路上就面临着保证用户体验与合理变现的挑战,如今,强化审核走向合规成为了更急迫的命题。唐亚华

热门推送
本网站所转载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C) 中国医药新闻网 2019-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京ICP备11043014号-9